轉貼©自然手語及文法手語介紹

​ 曾經想學習第二外語,不過由於自己不是很喜歡英文,所以想找找其他多地區通用的語言,當時雖然對於日文很有興趣,但由於日文基本上只有日本會使用,之後就突發奇想到了手語感覺好像是全球通用的,不過後來當然發現每一個國家的手語是不盡相同的,其實都有其自己的規則及組合,只不過要學手語我也只能當成興趣,目前對於自己的未來,基本上提供不了甚麼幫助,總不可能找工作時,人資問你會甚麼語言,然後說我會手語?所以僅能先提升自己的知識,畢竟自己連第二外語都還沒甚麼成就……。

以下文章轉自五個網站:

超有趣手語廣角鏡–莉娜手語工作坊

Sign Language introduce

麻瓜的語言學

舒帆の阿公 的部落格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聽障人協會全球資訊網


超有趣手語廣角鏡–莉娜手語工作坊

文法手語?自然手語?要如何溝通?

人與人之間的溝通,總是用「口說」來表達,我們聾人則是以「手語」來表達。台灣目前所使用的手語大致上分為「自然手語」和「文法手語」;所謂「自然手語」就是我們聾人通常所使用的,而「文法手語」即目前台灣普遍所使用的國語文法,一個字一個字的比。盡管如此,手語基本上是沿自日本時代所留下來的。台北啟聰學校所沿用的是東京手語系,台南啟聰學校的是大阪手語系,目前已都不是很純正的,而是加雜了許多新創的手語。雖是如此,自然手語仍是屬於「倒裝句」且簡易,以致於聾人的文筆都不是很通順,因此所寫出來的文章常會讓人看不太懂。簡單的幾句話沒有問題,若要寫一篇大約50個字的文,卻是很困難的。因為我們在啟聰學校沒有受到嚴格的作文訓練,老師也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常是只對幾個比較能接受訓練的學生,加以教導。雖然啟聰學校努力以文法手語來教導學生,以幫助文筆的順暢,然而大部份的學生畢業後較有機會接觸的是社會聾人團體,最後還是把學校的那一套文法手語丟了。只因文法手語不是我們自己所慣用的,也不是我們的文化語言。

總之,和聽語障者交談時有幾個原則:
筆談時:不要用太深奧的字或語詞,我們會看不太懂,因為我們普遍的識字能力不是很好,常會發生雞同鴨講的情況,也常會錯意;例如最簡單的「沒大沒小」這句語詞,我們是用視覺的角度在看字,而「沒大沒小」,就是沒有大,也沒有小,所以只有中間(等)的。是否會覺得很不可思議呢?這就是我們普遍的認知,各位可想像得到這差距有多大!所以和聾人筆談時,請盡量不要用類似成語的話,若要就請務必再加以解釋一番。在確定一件事時,一定要讓聾人再說一遍,確定符合你所要表達的,因為最常發生的就是約會地點或時間弄錯。


Sign Language introduce

自然手語

自然手語為全世界聾啞人士較為慣用的打法,聾啞人士自習得手語開始,皆是用這一套方法來認知他們所表達或是理解的事物,也就是說,自然手語是聾啞人士天生的語言方式,好比是母語一樣。

自然手語的語法結構與中文略有不同,它比較偏向日文型式,整個句子的動詞放在句尾,因為自然手語是依據聽障者天生的視覺習慣延襲而來,同時也按照一個句子的主體和客體之間的關係,來用動詞做連結。除此之外,自然手語所強調的乃是傳達一個句子所要表示的重點與情境,因此中文裡一些較為抽像的詞彙或概念在自然手語中是難以表達或甚至沒有這類的打法。

舉例來說,中文的「你要來學校嗎?」在自然手語裡的打法順序為:
學校∕你來∕要(嗎)?(通常會加上疑問的表情)

中文手語和自然手語最大的不同點在於表情的差異,前者基於中文型式的關係,難用表情來表達手語的抑揚頓挫,而後者就必須仰賴手語者的豐富表情,才能運用在溝通上,而表情也是手語當中最重要的要素之一。

在手語裡特別強調「表情」的重要,光是使用表情,輔以簡單的手部動作,就能表達出酸、鹹、苦、辣、疼痛、開心、驚訝等等的手語,此外,手語具有「同時性」的特質,除了加上表情的變化之外,手型文字還能同時使用左右雙手來表達,這是一般的語言系所無法做到的。

中文手語

中文手語是依據中文的語言形式創作而成,它的打法跟中文的主詞、動詞以及受詞的位置完全相同,可以說是為了本身並無聽障而且天生就以中文為母語的人所設計的一套手語,但是這樣的方式雖然有利於普通人去學習手語,但是聾啞人士目前所通用的仍是自然手語,中文手語並非慣用之手語。


麻瓜的語言學

他的母語是手語-手語的五四三

手語,對許多人而言是既熟悉又陌生無比的一項語言。既然手語也是「語」,自然也就在語言學的研究範疇,許多地方也有專門研究手語的學會組職。不過讓人好奇的是,手語可以成為某個人的「母語」嗎?

答案是肯定的-手語同樣是語言的一種,有許多人的母語就是手語。手語下有許多分類,失聰人士平時使用的手語稱為「自然手語」,跟口語語言構詞、語順、語法皆有許多不同。

手語可以翻譯華語、日語、英語等口語語言,但自然手語並不是口語語言的翻譯,而是一套語序、構詞、語法皆大有不同的獨立語言。

另一種手語則稱作「文法手語」,是照著口語語言比的手語,也是手語和口語語言的橋樑。簡言之,文法手語就是把我們講的話逐字用自然手語的字打出來。

口語語言和手語都有最小構成單位:口語語言的發音,主要靠呼出肺部氣流,並透過聲帶震動、口腔各個部份調音。例如當我們發母音時,我們必須調的舌頭位置前後、開口度大小,以及唇部放鬆或嘟圓。而手語則是靠手形、位置、動作來構成不同的詞語。

手語跟口語語言一樣,有不同語言之分,同樣也有語言系統。像口語語言一樣,手語有分美國手語、法國手語、中國手語、日本手語、台灣手語……等許多種類。不同的手語,不但語序、構詞、語法可能不同,單詞之間也互不相通。

例如:表示顏色的「白」,在台灣手語及日本手語,是將嘴做一字形露出牙齒,並以手指牙齒表示 。

台灣手語(TSL)「白」截圖(資料來源:TSL台灣手語線上辭典)

美國手語則是以單手在胸前向前做出抓取動作。

美國手語(ASL)「白」截圖(資料來源:ASL dictionary)

香港及中國南方手語,則是將掌心對外放兩次表示。

香港手語「白」部分截圖

不但有語言之分,手語也與口語語言一樣有各種不同方言。例如剛剛的「白」,在日本東京及許多其他地方,是以手指牙齒;不過在京都手語,則是以手在臉上打粉撲的動作表示。

台灣的聾人之間溝通用的自然手語,稱作「台灣自然手語」(TSL),與韓國手語同屬於日本手語系統,最早可溯自日本統治時代。當時台灣南北各設有盲啞學校,教授日本手語,也因此台灣手語可視為日本手語同系。不過北部是當時日本東京所通用的手語,南部則偏大阪手語,雖大致相通,但有許多細微部分不同。

1920年代的台南盲啞學校(今國立臺南大學附屬啟聰學校) 圖片來源連結 |

戰後,國民政府來台,也有一些中國的聽障師資來台。這些教育者的中國手語也影響了台灣手語,特別是較多移民的北部手語,以戰前的日本手語為底,摻雜了許多新的中國手語用詞,形成類似混成語的語言。至於南部,則保留了較多戰前日本手語的表現。

自然語言會有聲調、重音等音韻現象,沒有重音的地方則容易弱化或消失。有趣的是,手語中也有「重音」,一連串的動作中有必定得表達的「重音節」,也有容易弱化、消失的弱音節。而口語的的「語氣」,也同樣能用動作或表情傳達。

正因為手語跟口語語言一樣,下有這麼多分類及語言差異,手語翻譯也非常重要,除了我們常在電視上看到、將口語語言翻譯成手語的翻譯外,在許多國際場合,也有不同手語之間的翻譯。

下次苦惱要學習什麼語言時,不妨也把這樣豐富迷人的手語列入其中一個選項,體會一下用手說的語言吧!


舒凡的阿公的部落格

手語劄記(X43):「文法手語」該下台階了

在「文法手語」還沒出現前,自然手語已經存在聾人社群好幾千年了吧?要不然,聾人祖先們如何生活,如何一代代傳下來呢?

自然手語有些像台語,因為都在以中文漢語為官方語言的政治環境裡,中文是強勢語言,為推行政令,中文的專門用語也特別多。那我們先來看看台語如何處理「在台語裡沒有的中文名詞」。

看看「台灣國語」的影響,現在很多電視播報,其至平常的台語對話,已經夾雜著一大批的直接以漢語發音的中文詞類,但你如果懂台語,其實整個句子仍然是台語的結構。

語言學把語言分成 Phonology(音素)、Morphology(詞素)、Semantics(語意)、Syntax(語/句法) 和 Pragmatics(語用) 等五個層次進行研究。

判斷是不是原生語言(自然台語、自然手語)的關鍵在於「Syntax(語/句法)」,不是在「Morphology(詞素)」這一層次。

自然手語原生的詞當然不足以應付滿山滿谷的中文詞類,但這有什麼困難?句子的主體以自然手語呈現,其中遇到自然手語原本沒有的中文詞類,就那個名詞(應該是名詞居多)照中文字來套出手勢。這樣不就跟在台語裡夾著一大堆的漢語名詞一樣的嗎?

「文法手語」是該下台的時候了,改個名字,就稱作「手勢中文」吧!

然後,仿照台語,手語就是「自然手語」,只不過中間會夾著「手勢中文」。

我覺得,稱「文字手語」也不對。因為「手勢中文」不會是全部一個字一個字地照字打,而是像那位尊敬的學者所說的「有百分之九十是自然手語」。這樣,你要教聽障生中文的「警覺」,就放心地打「警察+感覺」吧。但是要事先用自然手語跟學生說,這只是在「教你中文字」。

中文的字、詞用「手勢中文」來教,但整個中文句子,就應與手語劃清界限,聽障生學到夠用的中文單詞後,就應直接以「中文詞」學造「中文句」,不要一直黏著手勢不放。學中文就要以中文思考,不應該一直用手語思考再轉換到中文。同樣的,聽人學手語,如果一直抓著口語不放,一直用口語(的語序)在思考,就永遠學不成(自然)手語。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聽障人協會

手語介紹—手語及台灣手語介紹

◆語言:
對大多數的人而言,「語言」指的是從一個人口中傳到另一個人耳朵的字、詞或句子。人類之所以異於其他的動物就是在於具有這種特殊的語言能力。當然,動物也用各種方式來互相溝通,但是沒有一種方式能像人類的語言一樣,能藉著抽象的文法結構來傳彼此間無止盡的訊息。

因為手語是藉著聾人之手、臉及肢體語語把訊息傳達至對方的眼中。所以,在把「語言」狹隘地定義在:從口到耳這種傳送模式的範圍下,有人可能認為手語不是一種真正的語言。但是,這是不正確。
首先,有聲音的訊息不一定就是語言。像驚叫聲、小孩子的哭聲同樣是傳達一些訊息,可是這樣的聲音並不屬於語言,因為它們並不具有語言的結構。而語言指的就是這類既抽象、有規則又有組統徵的表達型態,才能稱之為語言。
-——————————————————————————-
◆手語:
但手語是否像口說語言一樣也具有抽象、有規則及組合的特性呢?答案是肯定的。
很多國家的語言學家已經開始研他們自己國家所使用的手語文法結構,同時也發現手語中所使用的文法構造和他們平時所使用的口語語序截然不同。當我們收集的資料較多以後,更能清楚地體會到手語自己也本身的文法,而非一般人所認為的,手語只是那個國家的口說語言而以手勢來表現的肢體語言。
「語言」是約定俗成的溝通工具,也是社區及社會團體形成過程最具凝結力的一個團結要素。對聾社團中的聾人來說,最具凝結力的要素就是聾人之間約定俗成的手語(此處指的是聾團體成員用的「自然手語」。)。事實上,對聾社團中的成員來說,「聾」並不是聽覺上的障礙或缺陷。相反的,「聾」代表的是一種心理認同,也是一種社會團體,而手語就是這種團體中約定俗成的溝通工具。
-——————————————————————————-
◆台灣手語:
簡單地說,台灣手語是台灣本地聾人所使用的語言。
由於歷史的因素,台灣手語在字彙及文法結構上與日本及韓國的手語呈現很多類似之處。由於此三地許多手語的起源是日本,因此,如果我們說這三種手語都屬於日本手語系統並不算是不正確的。
然而在這三種手語中,台灣手語可能是最富變化也是最具多樣性的,這是因為在台灣光復之後,許多大陸上的手語使用者陸續到了台灣幫助發展聾人教育,因此台灣手語自大陸手語系統中吸收了很多的字彙。大陸手語除了在大陸上的聾人外,在香港、新加坡及高雄左營的啟英小學也被普遍使用。
雖然,從這些例子我們看出手語的地域差異性,然而,我們也看出,就和口說語言一樣,在研究上會把一種語言歸入一個較大的語言系統中,在口說語言中,我們有所謂的漢藏語系或印歐語系,在手語中,我們則可以說有日本手語系統,中國大陸手語系統,法國手語系統(美國手語便屬此語系),及其他許多未被研究之語系。
雖然我們已適當地將台灣與其他東方手語做一分類,但你可能驚訝地發現台灣手語本身又細分成許多的方言,通常可以認定有兩種方言,即:台北啟聰學校與台南啟聰學校所用之手語。台中啟聰學校所用之手語除少數不同之外,幾乎是與台南手語相同的。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手語會有如此的不同?」。你也可能會問「為什麼中國語文在各地之差異是如此大呢?」。就像中國各地經過幾千年發展出它們自己的語言,有時不同地區的人所用之語言根本是大不相同的,一些台灣手語用者則發明一些手語而僅限於他們自己家鄉地區使用。
這情形產生的一項主要原因便是台北與台南兩所啟聰學校在地理上相距很遠,加上以前交通不便利所致。其他造成台灣手語南北差異之因素乃是其最初便源起於不同之語系,即各自源自於東京及大阪二語系。
-——————————————————————————-
◆自然手語:
兩個聾人彼此間用來交談的語言,我們通常稱之為「自然手語」。
-——————————————————————————
◆文法手語:
聽人、聾人間用以交談的手語,所用的各個單獨手語與自然手語並無差異,主要是因為文法手語根據口語的文法重組了自然手語的順序而已。
「文法手語」一詞並非一理想的稱謂,因為自然手語也是根據一些頗為複雜而大異於國語中的文法規則而組成。
-——————————————————————————-
◆文字手語:
是指每一個中文字都有一個手語與之相對,其中包括許多不同的手語破音字。雖然這種「文字手語」目前並不存在,而且也不是一種便於彼此交談的工具,然而它的發展卻有助於教國語,打出人名及地名,及把科學與技術上之專有名詞從國語翻譯成台灣手語,藉以以拓展台灣手語之表達力。
-——————————————————————————-
◆手語書:
台灣最早的手語課本:1959年有一位李明晃先生,嚐試將當時的手語記錄下來,登於台灣省聾啞福利協進會之創會六週年特刊,介紹台灣早期的手語。

1970年台中啟聰陳鳳文老師自編「聾語初階」一書,教育部為了統一手語,召集三所公立啟聰學校資深老師們,經過三個月的苦心研集,於1978年出版了第一部〔手語畫冊〕以為教學上的應用。

美國人史文漢先生(Dr. Wayne H. Smith)於1978年起與丁立芬老師聯合許多聾朋友合力完成了『手能生橋』這本大作,至今仍為台灣手語教學使用率最高之教本。

民國六十年代末期,北、中、南三所聾校在教育部的輔導下,編了一套『手語畫冊』,目的在統一三所聾校之手語,尤以教學上所使用者為最,晚近在大眾傳媒上所見之手語歌表演(前台視五燈獎之手語歌比賽),即以此套手語為標準。

民國七十七年,聾友趙建民先生出了「台灣自然手語教學」第一冊,民國八十五年則出版「聾人文化概論」,民國九十年出版「台灣自然手語教學」第二冊。
聾友趙玉平先生亦出了一系列的手語書「手語大師」,此二套手語書皆為聽障者自行研究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