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will flow

我因为迷惑所以看传记,想看别人是怎么解决自身的迷惑,希望从中找到自救的方法。但是传记通常只记录对有传主后来的成就有影响的事件,不会记录他如何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如何应对此刻眼前的挫折。以前我以为这是因为年代久远,当时的感觉被遗忘了。现在我觉得很有可能我们现在所面对的事情、挫折放在生命的时间维度上其实没有我们此刻感觉的那么重要、严重。同理,那些你此刻认为非做不可的事情,放到足够长的时间维度上,有可能根本不值一提,完全是可做可不做的。

我越来越相信,我们有的很多感受、做的很事情,大多是出于对世界以及自己错误的认知。因为对自己、世界不充分的认知,我们对未知、与不确性充满了恐惧——哪怕不确定与未知本来就是世界的常态。因为恐惧我们不敢去尝试,选择那些多人选的路去走,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向,所以感到迷惘。

我以为可以在别人的经历上找到方向,现在我知道那最多只能是参考。方向是在大量试错的基础上才能显现的。不可能有人给你指定一个方向,就算有,也不会有多大的作用。因为生命的旅途本身就是一个尝试、失败、修正、再尝试,直到成功,再迎接下一个挑战的过程。不管方向是哪里,失败是常态,不确定是常态,挫折是常态,无常是常。因为我们自以为是地认为事情会按照自己的期望去发展,所以才会感觉到那么多挫折。因为我们在事情上绑定太多执着,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恐惧。

在得知自己患上癌症后,乔布斯说,“记住自己很快就要死了,这是我面对人生重大选择时的最重要工具”。同样,李开复在得知自己患上癌症后,开始意识到自己对外在成就的执着,重新思考生活的意义问题。意识到自己会死,可能是破除很多执着与恐惧的最佳方式了,然而我们总是忘记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