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们去的火山,怎么看都不像在地球上

这些年来,我们去过这世界上很多的火山。
比如南太平洋瓦努阿图,时刻翻涌着的马鲁姆火山:

印尼喷着蓝火的伊真火山…

还有怒吼着,让数万人流离失所的锡纳朋火山…

但这次我们去的这个火山,是一个特别特殊的存在,因为那里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地球上,可以说是地球上的“火星之地”。
这就是——埃塞俄比亚的达洛尔火山(Dallol Volcano)。
藏在地下 1000 米的地底火山
今年夏天,为了拍摄和西瓜视频合作的“侣行翻滚吧非洲”,我们开着车,一路穿越了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埃塞俄比亚。
达洛尔火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地。

达洛尔火山坐落于埃塞俄比亚东北部、与厄立特里亚有争议的边境地区。这个地区的形势并不稳定,今年双方才刚达成停火协议。

我们从埃塞北部的城市默克莱(Mekele),一路跋涉,抵达达纳吉尔凹地。然后从营地出发,开了半小时的车,穿越一片巨大的盐湖。
这里一年就下五六次雨,没想到让我们碰见了~

几十公里后,抵达了达洛尔火山。眼前的景象,顿时让我们感觉身在火星。

说是火山,达洛尔火山看起来却并不是一座“山”。
它所在的达纳吉尔凹地,海拔负 120 米,是世界地面最低点之一。而达洛尔火山,还要埋藏在一千米厚的盐层地下,是世界上最低的火山。
所以可以说,我们是在一座活火山上穿行。

很久很久以前,达纳吉尔凹地曾是海洋的一部分。距今 3500 万年前后,非洲版块跟阿拉伯古陆块分离,形成了现在的红海和亚丁湾。
就在这过程中,达纳吉尔凹地陆续沉降,成为比海平面还要低的洼地。
而在这洼地之下近 1000 米的地方,达洛尔火山被埋藏着,时光荏苒,却始终暗潮汹涌。

达洛尔火山最近并没有剧烈的喷发,上一次喷发还要追溯到 1926 年。
但这座深藏在地下 1000 米的火山,千百年来却从不沉寂,始终向世人彰显着它的存在——用大量释放的热量和腐蚀性气体,也用这世界上最绚烂斑斓的色彩…

滚烫岩浆的加热下,地下水将溶解的盐分带到地表凝结并缓慢堆积,形成了如此炫目的色彩。
但这样的美丽,实际却含有剧毒:特别是黄色的物质,大多都是硫磺或硫化物,具有极强的腐蚀性。

漫步炙热的火星
因为地下活跃的火山活动,达洛尔火山地区被称为是世界上最热的地方,常年的平均气温高达 34.4 摄氏度,这可是一年四季的平均气温。
而这里白天的气温,更可以轻松突破 46 摄氏度。最高时还到过 62 度…
刚进入达洛尔火山地区时,我们用温枪测了一下地面的温度。还算凉快,41 度。

为了预防高温活动带来的脱水,我们带了很多矿泉水。一路走,一路拼命喝水,直到喝到想吐…

越往前面走,硫磺的味道越重,地上还有析出的硫磺的颗粒。
这一颗颗嫩黄色的颗粒,就像黄金的颜色一样明亮,这是火山活动喷涌出的硫磺的结晶。

再往远处走,地貌环境变化非常快,走一段路就能看到完全不同的地表景象。
奇异的颜色,崎岖的地形,会让你觉得仿佛告别了地球,踏进另一个世界。


这样的地貌崎岖不平,在上面走路要分外注意安全,一不小心就踏到坑坑洼洼的地方。 而且地面上都是纯铜、纯铁、硫磺和盐分,踩上去吱吱作响。

继续往前走,我们就看到了一片略显白色的土地,这是蒸发了的盐花的基座。
最夸张的情况下,这里甚至能形成直径高达 2 米的盐花。

盐花的基座很像池塘里的莲花,走得累了还可以在上面休息一下。

坐在盐花上,吹着炙热的风,让人感觉在天地间,始终还有奇妙之处~

高温硫磺煮鸡蛋
我们找了一个“咕嘟咕嘟”冒着泡的排气口,用温枪测了一下里面的温度,出乎我们的意料——竟然接近 100 度!
然后,我们在这里做了一个比较傻的实验——煮鸡蛋。

本来还想说,这样煮出来应该算是温泉煮鸡蛋了,结果我们用 PH 测试仪测了一下酸碱度,竟然是零!

此前在伊真火山测试 PH 值时,那里的湖水还有 0.7 左右。而在这儿,已经完全没有读数了,这已经是极高浓度的酸了。
本来预想中的温泉煮鸡蛋,也就变成了“火山硫磺荷包蛋”……

面对眼前奇异的景色,我们的两个摄像师恒大师和朱子,聚精会神地拍摄。
结果,因为站得太久,地面的溶液腐蚀性太强,两人一回来,才发现鞋底竟然都掉了…哈哈!
其他人的鞋也都染色了,走路都开始小心翼翼,害怕被这些酸性液体溅到脚上。

据说,这里溶液的含酸度达到了 90%以上。不只是地面,空中也一直弥漫着硫磺气味,呛着我们的鼻腔。
这里真是个又美丽又致命的地方。

不要说什么征服大自然,唯一征服不了的就是大自然。
而大自然总是用它瑰丽奇绝的创造,不断征服我们。
原文请参见: http://daily.zhihu.com/story/9698816